AG官方客户端


首頁 / 新聞資訊 / 八一新聞

返回首頁

新聞資訊
八一新聞
八一時報
八一校刊
專題報道
媒體八一

八一新聞

紫禁城裏過大年

2019年04月10日 16:54  点击:3989  发布者:网编 作者:刘铭洋 左秋洁 丁霖 叶佶辰  拍摄:金玲 丁霖 蔚然 叶佶辰 吕清城 王嘉烨 任思颖 张骞匀 摄图网 

在聆聽完單霁翔院長的精彩講座之後,八一學子們興致勃勃地前往故宮進行參觀。

故宫博物院正在午门展厅举办“紫禁城裏過大年”系列展览,同时,故宫博物院内东、西六宫,三大殿等标志性建筑也悬挂起了对联和年画,使整个故宫都充满着节日的气息。

同學們看展覽、觀文物、登城牆,自由參觀故宮,不僅了解了更多明清兩代的宮廷文化,而且體味了皇宮過大年的濃厚氣氛。

接下來,就請跟著學生記者的腳步,一起去看看紫禁城裏濃濃的年味吧!

 

紫禁城年味·皇城挂宮燈


過年對中國人來說有一種特殊的魔力。嘴一撅一抿,字兒往外一冒,仿佛就吃到了燙嘴的餃子,看到了媽媽的笑,聽到了鞭炮的爆炸聲,由骨子裏往外冒了一股氣兒,透著疲憊後的舒坦和安逸。

紫禁城裏過大年!我徜徉在这座宏伟的宫殿里,聆听着历史的心跳。

朱牆宮深,天色漸暗。我看著這挂在屋檐兒上的燈籠,氤氲著亮了起來。往遠處一瞄,昏黃一團,亮得是那麽讓人舒坦。近前看看,這燈籠上挂著穗兒輕輕地垂下來,黃得讓人惦記起秋日的麥浪,紅得讓人思念起新娘子的蓋頭,無論是什麽色彩,那顔色定時透著明亮與喜慶,光是瞅著就叫人高興。燈籠紙換成了琉璃罩,不同顔色的喜慶穗兒上穿著琉璃的挂件兒,被燈籠光一照,星星點點間,更透出喜氣兒!

无论是列在玻璃柜里的兵马俑,还是泛着金属色泽的钟表,在紫禁城裏過大年之时,都不如这绚丽的灯笼让人流连忘返。正是这不起眼的灯光照亮了宫城,陶醉了心灵,昏黄着这六百年包裹。

走上午門,進到展館,就能看見那一串兒的宮燈。這宮燈啊,本不是皇城裏的東西。清朝雍正年間,一鄉下老漢心靈手巧,逢年過節的往自己家門口上挂個燈籠,可這燈籠太漂亮了,一挂出來就吸引了一大群人圍著指指點點地瞧。這老漢就又做了幾個燈籠拎到集市上賣。無巧不成書,縣太爺出門兒逛街,一眼就看到這攤子,對這燈籠是越看越喜歡,越看越放不下,索性把這攤子給包下了。皇宮過年節,當官要進貢,縣太爺便把這燈籠送進宮。皇上一看,高興的不得了,立刻將宮燈作爲貢品,就是“貢燈”,這念多了,又是在紫禁城裏,漸漸就變成了“宮燈”。聽著宮燈的來曆,回頭看看這燈,再擡頭看看這宮,歲月就這麽過去,這馬上,又要過年了!

 

紫禁城年味·宮燈永流傳

故宮是一座曆史悠久的博物館,更是一位寬厚的老師。

時節已進入四九,按理說是一年中最冷的時節。但是,這絲毫沒有動搖我們參觀故宮的興致。第四次去故宮,我卻依然帶著7歲時第一次來時的激動。

我和同伴一路前行,欣賞過太和殿的鎮店之寶“二龍戲珠”,去過了因《延禧攻略》爆紅的延禧宮,爬上了新開放的城牆,俯瞰整個故宮……所經之處,風光無限,在感受這座宮殿曆史厚重感的同時,也在領略故宮文化的深厚。

在古老的乾清宮門前,我偶然注意到了屋檐上挂著兩盞宮燈,那鮮豔的顔色格外引人注目。據說立天燈、萬壽燈是清代早中期過年最盛大的活動之一——從立到撤,前前後後要使用八千多人次。當然,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萬壽燈了。琳琅滿目的萬壽燈中有黃穗的、白穗的、紅穗的,五顔六色,顯得那麽喜慶。燈罩上還寫著各種各樣祝福性的文字:有年年有余,有五谷豐登,還有風調雨順——無一不透露出古代人民過年時對新一年的展望。想必望著這些色彩斑斓的宮燈,無論是勤于政事的君主,亦或是深藏閨中的宮女們,內心都會有些許的慰藉吧。

然而,自道光二十年(1840)被節儉的皇帝取消以來,它們已經消失近200年,相關文物也早已分散各處,漸漸不爲人所知。今年,通過研究人員的努力,不但在文獻中查出天燈、萬壽燈的使用方式、曆史沿革,乃至各部分的詳細尺寸,更在各個庫房中找到了燈身模型、燈聯小樣,以及燈杆原件,成功將它們複原出來,將重新豎立在乾清宮台基上下,讓康乾盛世的過年景象重新出現在今天。

我想,任何文物都有它存在的意義。我們不應憑借它值多少錢、能賺會多少收益去斷定它曆史價值如何,而是永遠懷揣著一顆敬畏之心,尊敬每一件文物,正視它的曆史。即便你試圖篡改它,曆史的車輪不會向後。它會像一面鏡子,折射出人類發展的美與醜。正像這悠久的故宮文化一樣,永遠不會停下腳步,而是伫立在原地,靜靜地守護著曆史的遺存。

 

紫禁城年味·乾清宮前立天燈


“紫禁城裏過大年”大型展览包括万寿灯和天灯的悬挂。眼看着到了乾清宫,我赶忙加快脚步,上前观看。远远看过去,台阶上下一共四根大柱子,显得十分“扎眼”,走近了看更是让人赞叹。这台阶下的两根细柱子上面挂的大抵就是天灯,棕黑色的柱子上金龙浮雕张牙舞爪,顶部一只龙叼着一个斑斓五彩的灯笼。

往台階上走,更是讓人挪不開眼。大柱子整體呈正六邊形,與頂部燈樓呼應;黃底繡八叉尊龍燈聯垂下,又有墜風甜瓜銅鼓使燈聯穩定。

迎新年挂燈籠是北京的民俗,清宮也有這個習慣。臘月二十四這天,總管內務府大臣率員役,從乾清門用車將燈竿推進宮中,在台階下安放天燈支架,台階上左右則安設萬壽燈的支架。他們將燈竿豎起後,即將天燈懸挂于燈竿之上。自這一天到二月初三,每晚均要上燈。

到了臘月二十八,還要進萬壽燈十六挂,及一百二十八盞小燈盞。乾清宮檐前張挂九盞大宮燈,乾清門張挂五盞大宮燈,日精門、月華門正中各張挂一盞大宮燈。此外,乾清門兩廊檐、圍廊張挂燈一百二十盞、欄杆燈一百九十四盞。

清朝中期,燈的懸挂是每逢年過節盛大活動之一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清朝國力衰微,國庫空虛,于道光二十年撤去了這一傳統。這燈從有到無,又到今天的重新呈現,是無數文物修複工作人員背後的努力,更是爲觀衆們帶來了美好的新年祝福。紫禁城裏今年的年節,真是格外喜慶!

 

紫禁城年味·故宮的門神

就在新年到来之际,故宫举办了“紫禁城裏過大年”系列展览。其中,室外展出的不仅有高大的天灯、精美的宫灯,细心的同学可能会发现,每扇宫门上都多了一些“新朋友”:象征着国泰民安的对联和一个个形态各异、憨态可掬的门神画。

可能你會認爲,故宮的門神畫是新近爲了配合展覽才貼上去的。但實際上,自明清兩代時紫禁城內便有貼門神畫的傳統。從宣統年間的故宮照片就可以看到,其實故宮貼門神是個有著悠久曆史的活動。

仔細觀察門神畫,可能有人會發現,其樣式比較單一。故宮內有上千扇宮門,可張貼的門神畫樣式比較單一,大多爲秦瓊和尉遲敬德的門神。那麽這又是爲什麽呢?原來,這類門神是天津楊柳青的風格,廣泛用于京津地區。而在這些地區,大多以秦瓊、尉遲敬德爲“正神”,這也就是故宮只挂這兩種門神的原因了。

故宮六百歲生日將至,且農曆己亥年即將來臨,爲了裝點故宮,使之擁有過年的熱烈氛圍,故宮便懸挂了門神。這樣一能增添喜慶的氛圍,二能向觀衆展示古代帝王過年時宮內的模樣,可謂是一脈相傳。

 

學生感言


郭小雪:其實之前在看《上新了·故宮》時,就讓我對可愛的故宮貓、一件件文物所承載的明清轶事充滿了興趣。當看完後真正來到這座壯美宏偉的紫禁城時,還是被其恢宏的氣勢,藍天白雲紅牆黃瓦的美景所折服。看到了節目中了解到的,皇帝在摛藻堂讀書時的小屋、有著精巧機關,可以演繹“飛天”戲曲的三層戲樓暢音閣、禦花園中堆秀山上的生肖、皇極殿頂精致的藻井......

故宮真的太美太美,其中的故事太多太多。這座古老的皇城,正以一種全新的方式走向它的下一個六百年......

李玄烨:藍天白雲,紅牆,黃瓦,勾勒成靜谧,嚴肅,壯闊,宏偉的紫禁城,它是世界瑰寶,它是中國的驕傲,它是文化的載體,它出生了幾千年,靜靜地坐落在最繁華的中心,見證著曆史的變遷,在一磚一瓦中無不透露出那古色古韻的中華文化。其實,紅牆黃瓦,是最美的顔色,看,它在陽光下正閃爍著,傲立在世界之巅。

王嘉烨故宮把這些古董家具有機結合起來,創設一個個家居場景,甚至還有倉儲式展示廳,簡潔、時尚一如熟悉的宜家家居的感覺。這種排布方式給參觀者一種對于文物的親近感,尤其是那兩條在“文物”中遊弋的金魚,讓我感到,故宮如今真的讓文物有聲有色地“活”起來了。在“故宮過年”展館,文物華美精致,少量文字介紹讓清代皇宮中過年的習俗清晰地呈現在觀衆眼前。同時,展館整體的風格布置富有美學情趣,讓人看後倍感舒適而享受。

金子萌:故宮中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就是文創館。館裏創意文化産品應有盡有,琳琅滿目,我覺得這便是讓文物“活起來”,讓我們近距離感受故宮所傳播的文化內涵。總之,這次的故宮之旅,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,使我看到了一個更加生動的故宮。

陳雲菲: 在藍天、紅磚、黃瓦的純淨琉璃世界裏,偷得浮生半日閑。就這樣,恬淡、靜谧、悠閑、安適,不爭不搶,不喜不悲。淡泊方能明志,甯靜方能致遠。雲淡風輕未必就是順其自然。這,便是紫禁城。這,便是美好。這,便是人生。


分享